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bomarinterconnect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圣骸》最新章节。

“睡觉!”

这些天,事情一天连着一件,她每天都睡得很晚。

好不容易这几天没什么大事,她还要熬夜复习,唐墨沉自然是不放心她的身体。

伸手环住他的颈,裴云轻抬脸对上他的眼睛。

“你不是还有工作?”

用身体挤开主卧的门,男人大步行到床侧,将她弯身放到床上。

“先陪你!”

先陪她,然后再去工作?

“我没事,你先去工……”

裴云轻话未说完,男人的唇已经凑过来,堵住她的唇。

原本并无邪念,不过只是想要将她送到床上,早点休息而已。

这些天及多事情,两人已经数晚没有亲热。

好多次,他还在工作她已经睡着,他不忍打扰她休息,也就作罢。

现在,伊人在侧,他自然也是不想放过亲近她的机会。

吮吻着她的唇,他很自然地攻城破池,将那个吻加深。

她的唇舌间,有一股淡淡的清甜的味道,那一片柔软的甜美之地,每每都让人流连忘返。

舌尖扫过她整齐的小牙,男人的大手轻车熟路地伸到她的脑后,抵住她的后脑,随后长攻而入,捉住她的。

吮吻。

轻咬。

纠缠。

味蕾与神经的双重刺激,很容易就让两人生出几分异样的情绪。

女孩子缠在他颈上的手臂,很自然地收紧。

大手伸到她的腰后,托起那纤细的腰身,唐墨沉的身体也是压下来,结实的胸口紧紧依上她柔软的身体。

唇舌纠缠,身体紧紧相依,两个人也要吻成一个。

直到,几乎要不能呼吸,依旧是舍不得放开。

喘息着,拥着,唇依旧在对方的唇上挤着、蹭着。

女孩子的眼睛里水色盈盈,润润地如同染上露水,男人的眸子却是越颜色深邃,黑色的瞳仁里闪动着异样的火焰。

谁也没说话,却仿佛是和对方约好似的,伸过手掌捏住对方的衣扣,指尖都透着几分急切的味道。

男人身上的衬衫需要一颗颗解开,才刚解到第二颗纽扣。

她身上居家的宽松毛衣已经被推上去,堆在肩膀。

大手伸到背后,摸了两下,没有捏到捏扣,男人微微皱眉。

感觉着他的指尖拉扯着衣服,裴云轻小声提醒。

“在……在前面!”

手掌移过来,很轻易地找到搭扣,轻轻一捏,衣服便自动向两侧滑开。

他还衣衫齐整,她却已经是丢盔卸甲,像个战场上落败的小兵。

衣服分开、滑落……

新奇的衣物,带来的是新鲜的观感。

将那有趣又诱人的一幕收在眼里,男人的呼吸越急促起来。

抬手扶住她抬起来,挡住他视线的胳膊,轻轻压在枕侧,他轻吸口气,弯下身来轻轻地嗅着她身上的气息。

感觉着男人的鼻尖擦过皮肤,裴云轻小脸越烫了几分。

“流氓!”

挨了骂,他却并不收敛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。

像是乘胜追击而来的将军,尽情地“蹂躏”着敌方的小兵。

起初,她还抿着唇,咬着小牙忍着,到后面,便再也忍不住。

扭着身子和细腰躲闪着,却依旧避不开他的进攻。

最后,整个人都在他身下化成一团柔软的春水,哪里还挣得动,只能喘息着投降。

男人这才抬起脸,重新吻上她的唇,用自己的唇舌润泽她的干涩。

身体也压过来,紧紧依上她的。

制服衬衫上的铜扣,硬硬碍着她柔软的肌肤。

小别胜新欢。

二人虽未小别,到底是几日没有亲近,难道放纵。

等到男人心满意足之时,外面已经是深夜时分。

抬手抹掉他额头薄汗,裴云轻软软开口。

“还有着急的工作?”

第一时间更新《圣骸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八年迷彩

扣一

浮云似水皆不见

西林葳蕤

与德善有关四字成语

彦七

五夫临门,我的蛇相公

逍遥十八剑

郁先生的小祸害

千里寻雪梦

偷笙

绫淞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